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証(山姥切中心)

※是腦洞、腦洞,和腦洞
※意識流
※大量我流私設ooc
※感謝Neta屋以及50GEM所整理的資料
※永遠的自耕農,繁體字注意
山姥切我愛你啊啊啊(被拖走


每把刀在誕生的那一刻,都能清楚的感到鍛造師在他們身上所注入的情感,但是他所感知到的情緒卻模模糊糊,有如一層霧牆擋在他面前阻止他繼續向前。

唯一清楚的就是來自鍛造師興奮以及自豪,這是他從有意識的那刻起直至很久以後都一直支持著他繼續存在下去的動力。

山姥切國廣。這個名字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他不知道這幾個字的由來,或許是因為之前有人拿他退治名為山姥的妖物,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妖物實際到底存不存在。

但是漸漸的,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人把他與靈劍「山姥切」拿來比較,說他是他的仿作。當這件事傳到他耳中的時候,雖然已經大約查覺到答案並不會如他所願,但他還是抱著淡淡的不安和一點點的期待,跑去問了他的鍛造師「國廣」。

國廣並沒有刻意掩飾他鍛刀的目的,反而是大大方方的告訴了他他一半的確是照著那把「山姥切」所造。知道真相的那瞬間,山姥切國廣好像覺得自己聽到了細小不易發現的碎裂聲,好像刀身的某處受傷了、裂掉了,可是卻找不到任何異狀。

但也終於清楚自己誕生時的那片迷茫,那是參雜著名為模仿的情感。最後國廣只摸了摸他的頭,"你,就是你。"之後才覺得身體好了些,似乎剛剛不適只是錯覺而已。

後來國廣予他說的那句話便成了在漫漫時光的洪流中他為數不多記得的幾句話。

但人的壽命終究有個盡頭,國廣只不過於他眼中一眨眼的時間就不在了。他不在了之後,世上所流傳的說法便越傳越盛越傳越浮誇。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山姥切國廣的情緒以及狀態自從國廣走後像是坐雲霄飛車般的大起大落。

戰場上的他有時如浴血的修羅在風沙間閃爍著兇光肆意地穿梭於敵陣之中,無情而美麗;有時卻同即將消失夕暮般焉焉一息,渾身是傷的從前陣被送回去,虛弱又倔強。

某一年的春天,他與新持有者漫步在櫻花林下,春風徐徐起漫天的櫻花花瓣,那位大人突然出聲"你啊,從今日起就好好休息吧。"讓他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他詢問著主上是否他哪裡做錯或是做得不好,語氣裡充滿著與長年冷淡下幾乎不曾有過的焦急和緊張。他想到之前世人口中的流言蜚語,害怕他們口中身為仿刀的自己將被遺棄。

然而他的主人只是笑笑的理了理他的西裝,"如此漂亮的孩子怎麼忍心讓你上戰場呢?而且是時候換新衣服了。"

儘管身處的時代、地點都不同,山姥切國廣還是透過現任的主人想起了很久以前國廣對著他笑,那是自豪無比充滿生氣且更是點亮他生命的笑臉。而後他又看像面前的人,雖然只是淡淡的笑著,卻有著國廣的影子。

他抬起頭強迫自己看著現任的持有者,眼神左右飄移了好一陣子後才定下來。身子不自覺地站直,白皙精緻的臉蛋慢慢浮現緋紅的色澤,藍綠如靜湖色的瞳孔也稍稍瞪大,閃爍著百年不見的琉光。

"在下只不過一介仿刀......漂亮什麼的,請別再說了。"

還未來得及更仔細觀察,山姥切國廣便回到了刀鞘之中,無論怎麼呼喚都沒有回應,陷入了沉眠。這讓那位大人甚是哭笑不得。

"都說你是那位堀川國廣的第一傑作了啊!"


END

嗯....再次感謝Neta屋和50GEM太太的資料整理讓我又更愛姥姥了!!
時間點很混亂,尤其是山姥切這個名字到底是什麼時候形成的,也許資料中有說到但是智商不夠想不出來,所以就亂亂的了,嗯。
至於那位大人我也不知道是誰,真的不知道!!!(花惹*
反正是姥姥的其中一位主人就是了(乾

评论(3)
热度(11)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