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單色世界

※私設ooc繁體字注意
※是日常,姥姥中心,由於本來那把山姥切沒有實裝所以在此名稱就不做分辨了我還是喜歡叫姥姥(淦
開新服祝福各位玩得順利


01


"......決定......他了......"

似乎有什麼聲音傳入了正在沉眠中的山姥切國廣的耳裡。還來不及等他多想下一刻就突然一片白光將他包圍。

睜開眼看到的是年輕戴著白框眼鏡的短髮少女,身上穿的卻是男性的和服。山姥切國廣不禁小皺了下眉頭,雖然他知道自己睡了有一段的時間,可是這穿衣服的方式是不是變得有點大?

像是看懂了他皺眉的原因,待少女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向他解釋穿男裝行動會比較方便些之後他就釋懷了。的確,考慮到實用性男裝確實是首選。

然後那名少女向他伸出手,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自我介紹著:"你好山姥切國廣,我是審神者,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看著少女伸出的手,一直避免與人相處的山姥切國廣將蓋在頭上的白布用左手右拉下些遮到眉線的位置,躊躇了一陣之後才伸出右手和面前自稱審神者的少女握了手。

"請......多指教。"



02


刀匠帶來了本丸裡第二把刀,五虎退,是個很害羞卻很認真的孩子而且身邊跟了五隻小白虎,讓少女審神者看到的第一眼就大呼可愛及治癒。

在去見山姥切的路上,少女特地和五虎退說了請不要害怕山姥切,雖然臉兇了點但是是好人。

他們一邊聊著一邊就剛好看到了背對著他們的山姥切,一如既往的批著白色的被單。只是五虎退看到的時候有點被嚇著了。

"咿!怎麼辦......好像幽靈......可是主人叫我別怕他,該怎麼辦才好啊嗚......"他心想著快急到哭出來,但與他大大相反的是平時都圍繞在他身邊的小老虎們馬上就衝去了,連一直待在他頭上與他最親近的也一起向山姥切跑去。

"啊!喂、喂,你們別這樣啊......很失禮!"

五虎退上前制止著像脫韁的野馬似大大反常的小老虎們。山姥切也被突如其來毛茸茸的小動物們給撲得搖晃不止最後跌坐在地上,白色的被單上也被踩滿了腳印。

"這、這是......?"

五虎退連忙繞到山姥切前面低頭緊張得閉上了眼睛向他道歉著:"那、那個對不起!我沒有管好牠們,請、請不要生氣啊......"說到最後語氣就變得越來越弱都快要聽不見了。

"沒事......反正我只是個仿造品而已。"

聞言他抬起了頭睜開緊閉的期中一隻眼,看到的是在太陽下閃閃發亮的金色頭髮和如清澈可見底的大海的雙眼,然後理所當然的──呆了。

"......好漂亮"

等五虎退回神過來山姥切就像風一般的跑掉了也不讓小老虎們追上,經過他的時候還留下了句"不要說我漂亮",快到連帶被單也被遺留在原地。

從事發到結束也不過一分鐘。而看著一切的審神者少女笑著從後頭走過來,問了五虎退是否還害怕,又問了原因。

"不、不害怕了,是很漂亮的一個人,而且......"他抱著小白虎撫摸著,嘴角上揚了自信的弧度,"動物的直覺不會騙人。"

聽完原因,少女開心的揉了揉五虎退的頭頂,小心的撿起了落在地上的白布,呼了口氣:"好了!最為賠罪就幫他把這個洗乾淨吧!"帶著五虎退一起去洗被單順便熟悉環境去了。

──想讓全部人都知道你的美好。


TBC
我已經到極限了、腦汁也榨乾了才一千字_(:з」∠)_
動物的直覺就是指小白虎們,牠們可很靈敏哦!!


謝謝閱讀

评论(2)
热度(10)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