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單色世界

※ooc繁體字注意
※山姥切中心
上一篇:01~02



03

山姥切發現他們的主人會不定時出沒,有的時候在早上,有的時候在半夜,然後看到你了就從後面拍你一下,而且無聲無息的,其驚嚇程度勘比那傳說中愛嚇唬人卻還沒來到本丸的鶴丸國永還高。


就好比方說昨天晚上,少女審神者趁著大家都入睡的時候暗搓搓的拿走了山姥切摺疊好放在床邊的被單,等今天早上發現時只留下了一張字條寫著:”被單我先拿走啦!因為家裡太窮了沒資源買新的東西所以也打消找其他可以代替的東西的想法吧!”尾端還畫了個抹淚的小人。

到底為什麼會對一把仿品的東西有興趣?從這幾天相處下來的場景來看,果然人的第一印象大部分都是騙人的,完全難以想像熟悉之後的審神者會與剛見面時是天上地下的反差。剛見面那時雖然穿著男裝但裡裡外外都透露著高冷的氣質,怎麼一熟了之後就好像灑脫了不知幾百幾千里天天散發著大喇喇漫不經心的惰性。

想了想還是無奈的嘆氣,順便趁今日自家主人還沒來的時候,山姥切在本丸裡晃著繼續熟悉將來會待很久一段時間的地方的環境。他走到掛著一個"書房"標示的門前,回想著審神者似乎很常逗留在這查閱資料什麼的,於是抱著可有可無的好奇心拉開了門,卻沒想到室內除了一副桌椅和放著茶葉茶具的茶桌外居然沒有任何其他東西。他走進去繞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特殊的地方,悻悻然的轉出書房再度把門拉上。

想著接下來要去哪裡比較好的時候,聽到了從庭院傳了小老虎們未成年像小貓的柔軟叫聲,到達庭院的時候就看到了五虎退和小老虎們玩得不亦樂乎並且馬上就發現了今天沒批著白色被單在陽光下極其顯眼的山姥切。

五虎退小碎步跑到山姥切面前帶著歉意的說道:”主人他昨天說、說、呃……”看到她困於如何將腦中想表達的意思轉換成文字,想來也是跟被單有關於是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表示主上已經通知過了。一聽不用煩惱該怎麼把話說出口,五虎退緊張的神情馬上鬆了一口氣回頭和小動物們玩去了。

下午了他們的主人還是沒有出現,偌大的本丸裡只剩兩把刀和五隻小白虎活動著,更確切一點來說是只剩山姥切在木廊上抱希望著天空,五虎退和小老虎們則是玩累了在屋內睡著午覺。雖是已過了清明時節,空氣中仍有乍暖還寒的冷風不時吹過。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平時在身上披慣了的被單被拿走了,身為刀的他居然也感受到了一絲的寒冷。然而再看看屋內穿著短袖短褲身形比他纖細得多了的五虎退還睡得舒舒服服,最終山姥切把原因歸於一定是氣候還沒完全變暖而不是本丸裡太安靜的關係。

上一秒還在想著事情下一秒就出現了。

少女的聲音帶著莫大的興奮,從門口就開始喊著他們的名子,咚咚咚的步伐聲在木製的走廊上清脆的響起,連熟睡的五虎退不被吵醒都不行。

……還是安靜點好。

等終於見到人的時候她氣喘呼呼的停下來,平常就有點慘白的臉似乎是剛剛跑步過於劇烈的緣故又更加沒血色了。旁邊的五虎退一看她這個樣子就慌忙的湊過去關心。

少女在好一段時間之後終於緩了過來又開始不正經了,”有沒有想我啊山姥切~”說完還把左手臂搭在了五虎退的右肩上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

“……”得到回應就是一陣無言。

看他這個樣子少女也不開玩笑了,”說正事、說正事!” 拿出之前一直藏在背後的右手,被握在手裡的正是山姥切一直不離身的被單,”來!這個還你,呃不對,應該不能說是還了……啊啊總之你拿去就是唄!”

接手的瞬間他就知道為什麼主上話說到一半就改口了。摸起來的材質和之前的那件完全不一樣,一碰就知道是用了高級的材料做成的,而且原本的被單拿下來後真的只是一張長方形的被單而已,手上現在的這件抖開來後就有一邊是真正的兜帽。

讓他久久無法言語。

看山姥切也盯著新的被單不說話,少女就自顧自的說了起來:”最近你也出陣了好些時間,原本那塊布已經有破洞都快不能遮了,所以就拿去換新的啦!雖然補貼了些資源,但家裡也不是窮到什麼都付不起所以就這樣啦!”說完了還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他拿著白布的手不自覺的握緊,“……為什麼要為了只不過是一介仿造品的我……”

隨著句子的結束,少女露出了得意的笑臉,“為什麼?當然是因為你是我最喜歡的刀啊!”

山姥切低著頭讓瀏海蓋住至眼睛說道:”反正對於仿造品,很快就會不感興趣的吧,我知道的。”然後就低著頭繞過一人一刀往自己的房間快不走去。

晚上當少女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注意到自己的桌上多了張小小的白色字條,就只有勁透有力表達感謝之意的詞語印在上面,其餘的什麼也沒有。

──想盡力給你最好的。


TBC
先發讓我睡_(:з」∠)_
嗯,所有的刀也是很喜歡的,但最喜歡姥姥,人當然是有私心的這點五虎退和其他刀也不至於不懂,所以在其他刀面前說了也沒關係大家都知道的



感謝閱讀

评论(4)
热度(6)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