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單色世界

※私設ooc繁體字注意
※山姥切中心
上一篇:03


04

不忍說其實山姥切在短刀們之間是很受歡迎的。

來到本丸也有一個禮拜的時間,比起剛開始的兩把刀現在也熱鬧了些......只是粟田口的人員占了大多數。

說說現在的狀況吧,打刀分別是山姥切國廣和鳴弧,短刀......短刀小夜左文字、今劍以及愛染國俊之外都是粟田口的小朋友們,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玩在一起。

平時鳴狐都和審神者坐在一旁看著短刀們玩耍喝茶聊天,當然負責說話的是他肩上的那隻狐狸,而山姥切還是抱膝坐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少女不是沒有注意到這種狀況,但當她每次想要問候的時候總是被山姥切鑽牛角尖的心態給堵得說不出話。

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她回到鳴狐旁邊坐下來嘆氣,看到這情況的鳴狐像是想到什麼點子難得的點了下狐狸,"主公主公,鳴狐有個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少女一聽就來了精神,馬上招手讓短刀們過來集合小聲地說著作戰計畫。短刀們也是很配合的點點頭很快的四散開來準備著材料。

過了段時間後當大家表示都準備好了,首先是小夜走上前去遞給山姥切一顆新鮮的柿子,"這個給你......很好吃。"

他看著這個在戰場上充滿殺氣但平時卻有點害羞陰沉的短刀,雖然搞不清狀況但還是說聲謝謝收下了。

緊接著藤四郎們各個都笑笑的拉著到櫻花樹旁,愛染和今劍更是爬上了樹各找一個適合的位子待命著。

山姥切原本是想拒絕的,但是無奈他根本不會應付心思這麼單純的短刀,而且拒絕了恐怕會發生難以收拾的下場,就這樣隨著他們去了。

站定位置之後樹上的那兩隻開始搖晃樹枝,讓盛開的櫻花花瓣隨著春風緩緩飄落,像極了出陣時拿到譽的風景。

不知是誰喊了一、二預備之後所有的短刀都一起說了──

"山姥切謝謝你!"

"謝謝你在戰場上保護我們!"

"我們最喜歡你了!"

最後由藥研為他掛上短刀們自製的榮譽掛牌,"這個主意可是叔叔和大將想出來的,要好好感謝他們吶。"

山姥切看了看面前一群嘿嘿嘿笑著的短刀們,又看向屋簷下朝著他開心揮手的審神者和鳴狐,肩上狐狸的尾巴還不停的左搖右擺。

他抓著頭頂的帽兜往下拉遮住大半張臉落下了一句"反正我只是個仿品,你們愛怎樣就怎樣吧。"就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齁齁~要是一期一振看到了會很受打擊吧!對吧鳴狐。"小狐狸尾巴掃呀掃的,看起來很開心。

"是的呢。"鳴狐喝了口茶,語調微微的上揚。


晚上當審神者和鳴狐回到屋裡時,兩人的桌上都擺了不一樣的點心,少女的是糯米麻糬,可以配著下午茶一起用;鳴狐的則是仙貝烤過的兔子肉。


──想讓你身邊充滿著溫暖。



TBC
還差一點一千字....期中就算了吧_(:з」∠)_我決定這禮拜不碰男人了
仙貝當然是給鳴狐的ry

感謝閱讀

评论(2)
热度(5)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