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銀湧(鶴山)

※為了慶祝鶴姥爺來我家寫的鶴文賀文......腦洞而已(。
※粉似黑,我很愛他但是正經不起來以及標題只是裝13用的(淦
※繁體字私設且此篇魔性逗比嚴重ooc注意......恩,廢話也很多
之前不小心被鶴山的圖萌到了...所以ry_(:з」∠)_


在明月皎潔的夜晚,刀匠的工坊突然傳來了爆炸聲響──混著不知名的鳥類慘叫聲。

一得知是工坊出了問題,審神者爆發出了比長谷部騎著馬追著主的東西時還要高的機動力衝向所在地。但誰知她心愛的刀們卻早就在那裡等她了,就連平時速度最慢的石切丸都已經臉不紅氣不喘的在一旁等待。

原本圍觀的刀們讓出一條路讓自家主人通過,裡頭煙霧瀰漫很難找到刀匠的身影,一看這狀況急了跟瘋了似的二話不說就要進去找人。才剛把袖子捲起準備做出很帥氣的姿勢衝進去結果就被站在最前方的山姥切攔住。

然後滿臉嚴肅的對山姥切說:"雖然我知道我剛剛的動作如果接下去帥氣值一定會高到炸掉,但這並不能成為你攔我的理由。"

眾刀:"......"得了吧怕刀匠小命嗚呼後就不能賭了沒辦法有新刀直說。

山姥切決定依舊無視這位平常就很不正經的主上,眼神銳利地在煙霧中穿梭試圖找出什麼線索。

位居事發現場圍觀人群二線在鳴狐肩上的狐狸則動了動鼻子道:"刀匠應該沒事,他的汗水還是一樣臭啊!"講完話還用兩隻前腳遮住鼻子。

"真不愧是犬類的鼻子!既然沒事的話我就放心了!"明顯的鬆了一口氣的審神者問著接下來該怎麼辦時刀匠的藍色身影剛好浮現在離門口不遠的地方。

眼看自家主公又要衝進去,長谷部馬上站出來表示這種粗活就我來做吧之後走進去把小小的刀匠給抱了出來。

"有沒有怎麼樣?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爆炸?資源還在不在?這次是誰來了?"一連串的問題轟向全身灰漆漆但幸好並無大礙的刀匠,只是他咳嗽咳得厲害不排除在剛剛的爆炸和煙灰中被嗆傷了,用沙啞的聲音說著:"沒事、都沒事,咳咳、但是我不知道這次鍛出來的是誰......在完成的那剎那爆炸就發生了、咳咳咳咳......"

少女看他說完好像又咳得更嚴重不禁皺眉叫石切丸直接帶著刀匠去療傷,看著從長谷步那接手又慢吞吞的走了的石切丸審神者發出疑惑到底為什麼剛才石切丸能在第一時間到達現場。

但其他的刀們可不給她細想的時間,一群群嘰嘰喳喳的討論著這次會是哪把新刀來到本丸把她的注意力給拉走了。而看到了這景象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時候,雖然看不出來但大俱利伽羅還是臉色發白暗搓搓地從角落溜走閃人。

正當所有人在決定該由誰進去裡面探索的時候,一陣大風連帶著火星和煙灰從工坊內吹出,變淡的濃煙映人一個高瘦的人影,漫步至眾人面前。

銀髮金眸、一身從頭到腳的雪白裝束,搭著金色耀眼的鏈子、戴著黑色露指手套,配上白皙到近乎蒼白病態的肌膚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更甚,渾身沒有一處不散發著高貴冷豔的氣息。

他掃了一眼在場的各位,然後把雙手慢慢向兩側張開──

"唷,我是鹤丸国永......勁爆登場啦!"

抬起膝蓋擺出了鶴的姿勢。

"哈哈哈哈哈!有沒有被我這真●爆炸性的登場給嚇噗呃────"

"吃我上鉤拳啦!"

話還沒說完就被額頭冒著青筋嘴角一抖一抖的少女審神者衝上前右手往上一揍給一級必殺倒在了地上,嘴角冒出來的血紅色液體剛剛好染紅了帽兜,變得更有鶴的模樣了。

"嚇你妹啦!竟敢在神聖的工坊弄出這種爆炸,我們可愛的小刀匠差點被你弄死,資源也差點都沒了你最好賠得起啦!"

鶴丸艱難的把頭轉向審神者的方向,"這位小妹妹喲,冷靜點......"不料又挨了一腳被少女俯瞰著,"小妹妹?老子是你審神者。"微笑著拿著不知從哪變出來的木棒把手放在左右兩端,"告訴你要是再搞出這樣大的事情,即如此木棒。"施力後"啪"的一聲段成了兩節。

聽著那聲脆響在場的人都突然不明原因的夾緊了雙腿,就像斷掉的是他們一樣。

"對不起我錯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到他的新主上面前呈五體投地跪拜姿態道歉。

鶴丸國永Lv.1 未出陣 重傷。


搞清楚一切之後眾人鳥獸散,只留下了當事人和負責清裡的人員們以急被審神者叫住的山姥切,"姥姥,你就帶他去手入房準備一下工具,之後等我到就行了,我先在這邊整理整理東西。"吩咐好後又轉向初來乍到的鶴丸一反剛剛狂爆的形象溫和開心地說著:"總之歡迎你的到來,以後請多多指教了鶴丸!"

"哈哈!主上你真的把我嚇到了,厲害厲害!對了,大俱利在不在呢?真想給他個驚喜啊"他把五指併攏平舉在眉上往四周尋找著熟悉的暗棕色身影。

"大俱利的話在啊,但現在已經晚了明天再找他敘舊吧!"全然不知自己已經把大俱利給賣了的審神者又賣了大俱利的房間所在......

"──哈啾!"遠在自己房間休息的大俱利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寒意,決定還是把自己棉被給裹得暖一點,而且明天打死不出房間。


去手入房的路途中,鶴丸一直滔滔不絕的訴說著以前嚇大俱利的經驗,山姥切走在他前方沒有任何回應,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在聽他說話。

"我說你啊,太嚴肅了可不好會有皺紋喔!"

對此山姥切頓了下腳步,只"哼"了一聲,像是在說"我有沒有皺紋關你什麼事?"回過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對身為仿品的我有意見就說。"

"不是不是!你看你那頭漂亮的金髮都被那條披布遮住了,像我這樣不戴兜帽露出頭髮不是很好嘛?"他指著自己的外套急忙否定山姥切的懷疑。

" 反正對於仿造品,你很快就會不感興趣了。"

原來是會鑽牛角尖的這類人啊......對此感到非常無奈,既然用說的不行那就只能以行動表示了。

他在後面不知用了什麼手法順利地直接抽走了山姥切的批布,走在前面的山姥切忽然覺得自己身上熟悉的重量不見了,猛然回頭看到的是鶴丸笑笑的拿著他的批布揮了揮,"呀呀,我拿到了!你現在的表情已經充分的展現被嚇到了的神情喔!"

"什──!還給我!"

鶴玩又笑得更得意了,像是小孩子惡作劇般,"世界上沒有說還就還的,要的話就來追我吧!哈哈哈!"說著就轉身調往後頭,準備要右轉的時候還遇到剛要回房的燭台切,"喂!不要在走廊上跑步!很危險!鶴丸小心你的腰!"

"放心吧我還年輕啦哈哈!"

才正要說下一句的燭台切被身旁呼嘯而過的風給嚇了一跳,定神一看居然是山姥切追在後面,"喔呀,這樣的山姥切真少見呢!不過......鶴丸他跑得過山姥切嗎?"


等兩人中繞完本丸一圈終於到達了手入房的時候早都累不成聲,山姥切還能坐在地上撐一下,但在他旁邊鶴丸不僅要面對機動比自己高的山姥切,還要努力的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不給他抓到,現在已經變成是趴在地上任人宰割的模樣了。

可是他的手中還是握著那匹白布不放。

"喂,該還給我了。"

"哈啊...哈啊...等我、等我喘過來,啊啊真的老了哈哈哈....."

在兩人休息的時間誰都沒有說話,最後還是由鶴丸開啟了話匣子。

" 人生就是需要各種驚奇......要是什麼事都能預料得到的話,那心將會因此而先死去的。"

他沒有看向旁邊的那把打刀,但是感覺得到他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算是有在聽他說話了吧!所以他也繼續說了下去。

"剛剛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可以確定你是與眾不同的......"

"等等,你從哪裡──"

他身出手比出了制止的手勢,慢慢的爬起來後靠到房間中央的木桌旁邊,滿臉的笑著看著山姥切,"噓──像這種時候就是安安靜靜的聽著比較好喔。"

"我們刀被造出來的理由啊,就是為了戰鬥,不能戰鬥的刀還有什麼意義呢?每天都在屋子裡面被限制了不能出去很無聊的啊!"

說到這裡的時候鶴丸國永的臉上浮現了類似於懷念的神色,金色的眼眸穿透了山姥切望向了遠方,望向了千年前他還在戰場上陪著持有者共同對抗敵人的時光,卻又參雜著一絲絲的懊悔和不甘。

然而山姥切只覺他眼睛的金色不斷的發光,在黑暗的房間內像是小太陽般散發著溫暖。

"所以我很羨慕你,非常的非常的羨慕你,山姥切國廣。"

"哈哈!我好像又嚇到你了!別露出那種不可置信的表情,是真的很羨慕!"

"像我們這樣簡直是太無聊了啊,所以我才會去想辦法不那麼無聊。......別瞪我啦這也是逼不得已的呀哈哈!"

"雖然你是一把仿刀,但你能更自由的在世上活躍著、能有更多被使用的機會、甚至能有比我們有更多的閱歷。你想想看,如果你是那把長船的山姥切的話,你還能在戰場上恣意的穿梭嗎?"

休息夠了他慢慢的站起,走至呆愣愣地看著他的山姥切面前,手環過他的身子溫柔地為他批上被他搶走的批布。

雙手搭在他的肩上說著──

"你很厲害、很堅強、很耀眼、也很漂亮。"

"你就是國廣的第一傑作。"

"當之無愧。"

原本黯淡的藍綠色眼瞳似乎明亮了些,不知道因了哪句話而有水光在其中打轉,又或許是每句話。

然而這溫馨的畫面沒持續多久又被鶴丸自己打破,"有沒有被我這麼感動的言論給嚇到啊?看你的樣子絕對是有的哈哈哈!"原本柔和的眼神又變回小朋友幼稚的了。

回過神山姥切發現兩人的距離已經不能再近鼻尖都快碰在一起了,還能從那充滿笑意的蜜色瞳眸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連忙往後站起退到房門口,把鶴丸剛剛故意沒幫他戴上的兜帽戴起,抿著的雙唇極力壓制住內心不停翻滾的熱浪。

嘴開合了數次最終也只留下了平時最常說的那句"不准說我漂亮!"便頭也不回的匆匆離去,撞到了前來幫鶴丸治療的主上卻也無法顧及道聲歉。

少女不解的望著反常的山姥切,又看到手入房黑只有笑嘻嘻的鶴丸。

"你不會是對他做了什麼吧......要是有絕對給你好看......"

"當然沒有,只是說了鼓勵他的話而已,不過那反應也真好玩呢哈哈!"

趁著主上在專心幫他治療無暇理他時,往著方才山姥切離去的方向瞇起雙眼,勾勒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可以再次戰鬥,可以再去嚇小俱利,而且......呼呼,如此有趣之事豈能錯了良機?


END

不碰男人的第一天......好痛苦_(:з」∠)_
我有好好寫完筆記喔(期中還不讀書(淦
然後我又被燭山的條漫萌到了........
總之鶴姥爺歡迎你~我都寫文了能不能做刀裝不要再失敗了_(:з」∠)_

感謝閱讀

评论(4)
热度(48)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