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單色世界

※繁體字ooc
※山姥切中心...這章算是偏全員吧
上一篇:04
刀劍有更新耶...但是我說好不碰的(大哭


05


最近的敵人多出了檢非違使,其強力程度讓很多的審神者們大呼慘痛,更是有一些審神者們抱著劍的碎片殘骸泣不成聲。

今天出陣回來的刀們各個沒有重傷也有中傷,連刀裝也被削去了大半,短刀們的情況尤其嚴重。

而為了應付這種難題,他們的主上也是煩惱了很久煩惱到吃飯吃不飽睡覺也睡不好,黑眼圈一天比一天深重。在幫他們手入保養時也愁眉苦臉一副快哭出來的神情。

為此某天晚上所有的刀們特地聚在一起開了個祕密會議,討論究竟要如何讓他們的主上能夠比較精神一點。

"啊啊,反正只要直接衝陣斬殺不受傷就可以了吧!"

"你傻啊,沒看到大俱利上次自己衝過去被打得慘不忍睹嗎?主上就是怕我們受傷啊!"

"哼!"

"只要有戰鬥就會有一方沉浸於悲傷......"

"啊啊、主啊!我長谷部竟然無法為您分擔痛苦,還為您造成了困擾,我真是罪該萬死啊啊啊啊!

"復仇吧。"

......

山姥切縮在牆腳,覺得很吵很困擾。

......為什麼要在他的房間開會。

"當然是因為你的房間最大啊,兄弟。"堀川走到山姥切的旁邊坐下,"身為主人最愛的刀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呢?雖然很想贊成兼桑的提議但是實用性實在不高呢。"

"怎麼可能喜歡身為仿刀的我,說笑的吧兄弟。"

堀川無奈的笑了笑,還是一樣啊......"但是不管怎麼說還是要出陣的吧,只能盡量讓自己變強了。"

山姥切聽了還是沒什麼反應,垂下的眼神思考著什麼然後獨自離開了房間。

"看來兄弟想到了好方法呢!"

隔日大夥出陣前突然被少女叫住把平時的刀裝全部換成了投石兵。

"來吧!今天試試新的方法!"少女的神情與前陣子有很大的不同,多了些元氣,沒毛也不再總是皺著了。

有人察覺了期中的關聯發出了驚嘆:"咦?這樣一來不就可以先把他的的雜魚全都清掉了?!"

"嘿嘿!沒錯,所以去試試吧!加油啊,等你們的好消息!"少女奮力揮了揮手,帶著期待送走了他們。

不要說這方法可真是意外的大受好評,出陣回來時每個都開開心心的敘說著他們是如何如何給敵人好看,而己方毫無損失,一掃本丸近日來的陰霾。

少女聽了也笑得合不攏嘴大聲叫好,為了慶祝情況好轉還請燭台切準備了豐盛的大餐。

這一日晚上他們坐在飯桌前,等待審神者的那一句開動後的搶飯菜戰場,像在戰場上殺氣騰騰的盯著飯桌上的菜色。只是這次少女開口說的開的下一個字卻不是動讓他們差點憋死在一口氣中。

"開──始動晚餐前,首先,機智如姥姥,要不是他想出的辦法指不定你們現在就在警察局了知道不!然後我知道你們這群餓死鬼投胎的一定不會想要聽我說話所以開動吧!"

以上的話是在三秒內句點。雖然少女說了開動,但真的動手的也只有少女自己和已經看穿一切的堀川國廣而已,其餘的都被前一句給拉走了注意力驚訝的看著坐在少女旁邊的山姥切。

山姥切被安靜的沉默和齊齊刷過來的數十道視線給弄得很不適應,他沒想到少女居然會把這件事說出來,原本他就已經對會聽仿造品建議的主上感到驚訝了,現在還要承受著眾人的目光。

沉默後隨後爆出了一陣比一陣大的歡呼聲,稱讚的話語此起彼落,在他右手邊的山伏國廣還從後頭勾住了他的後頸讓他差點把自己的臉砸到飯上,"喀喀喀喀喀!真不愧是兄弟!貧僧佩服啊!"

他往少女那邊看去,看到了少女對他比了大拇指,用嘴型對他說著:"被大家認定感謝很不賴吧!"還很爽朗的笑了。

"啊!為什麼堀川你偷吃了!主上說開動了嗎?!"不知誰驚呼了一聲大家才發現到有些菜已經快被夾光了,其中一部份進了少女的胃裡、一部分進到了原本就開始動筷的堀川的胃裡,還有一部分落在了兼定的碗裡,而那些當然是堀川幫他夾的。

然後又是一陣的群魔亂舞。


──想讓你們不受傷害。


TBC
啊...好想睡,可是要念書..._(:з」∠)_
不碰男人的第二天......憂鬱

感謝閱讀

评论
热度(3)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