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就是個被被(三山)

※看到太多被被的腦洞www
※繁體字ooc逗比還有皮膚依舊洗不白爺爺只能從台詞中抓出來吊打參考
側面肉渣描寫...一點點而已...看到了會出戲_(:з」∠)_
爺爺你再不來我就把姥姥給別人了


大家好,我今天就來說說關於我主人的一些事情。問我是誰?這問題問得真好,都知道世間萬物只要經過了一定的時間就多多少少會有一點靈性,我也是付喪神的其中之一,只是沒有主人那樣厲害而已。

沒錯,我的主人就是山姥切國廣,作為與他伴隨最久的東西之一我也開啟了靈識,只是無法像主人那樣具現化,也無法與主人溝通,而主人更是無法察覺到我的想法。

有了靈識好處還是有的,第一是我能靠著自身的意志變化一些位置,讓主人披著我時能覺得稍微舒服些並且不會妨礙到動作的進行;第二就是我能感受到主人的情緒波動,聽上去感覺沒什麼用,但至少聽著就像有人跟你聊天不會到無聊。

不過我覺得就算這樣也沒關係,只要一直能待在主人身邊而用就好了......說是這麼說,很感謝主人如此器重我,但還是希望他能把我洗一洗,乾淨點總是比較好。

今天本丸中的老媽子又再度向主人要了我去洗,我已經盡量調整到比較好拿下來的位置,可主人還是一如既往地拒絕了。

旁邊的鶴丸看到這種狀況後,不知道抽了哪根筋開始學起主人來,但我覺得一點也不像。

他把帽兜套上,抓著自己雪白的外套面目開始變得猙獰起來,"不要!不要洗我的被被!"

"鶴丸你不要一直學人家!"

之後又開始了本玩一天例行的追逐戰,人員不定時變化,像今天就變成了燭台切和鶴丸。

主人就趁現在一團混亂的時候偷偷溜走,我又錯過了一次可以洗乾淨的機會......嗯?主人的情緒怎麼突然變得很混亂?會出現這種狀況莫非是──

"哎呀,這樣子好嗎?不好好保養的話它會破掉喔!"

三日月宗近!就是他!就是這個男人每次出現時都會把主人的思緒弄得很亂然後趁機上下其手!無奈我無法實體化沒辦法保護主人......而且主人不討厭他......不、不能說討厭,比起討厭不如說是......

最重要的是,每次結束之後我都能被洗得乾乾淨淨舒舒爽爽......但也只有這點!那個老頭也只有這個優點而已!我絕對不承認就因為這點所以還滿滿意這老頭的!

現在,眼前的老頭子露出危險的微笑,幾句話又不得不讓主人順服......他們就這樣走到房間了!他們又到房間了!喂喂、白天就這樣行嘛!主人等會還要去遠征啊!快放開環在主人腰上的那隻手!

不論我在心裡怎麼大聲地抗議,最後還是被那老頭的手給扯了下來給擠在兩人的中間......你們好歹考慮一下一塊布的立場,就這樣被你兩夾著你們不害臊我都要羞死了!可是他們還是聽不到我的心聲啊啊啊!

這兩人的液體把我滴得滿身都是,主人的氣味因為我本身就已經帶有,已經習慣了所以覺得沒什麼特別的,但是臭老頭真不愧是臭老頭,他的味道真是腥到不行。

他的體液不僅滴到我身上,白濁射到在以緋紅為底的身軀上顯得甚是明顯,結果還把我拿去擦拭!喂喂雖然我不是不想幫主人弄乾淨但是我現在很髒還沒洗啊!有沒有整潔觀念你這個老頭!

之後他又用我把主人的手綁住,太過分了!居然用我來傷害主人!不知道這樣他其實也會痛嗎!可主人也沒有制止他,任由三日月對他做任何的動作......

這段期間主人的手一直被我綁著,難受得想快點掙脫束縛,尤其是當主人的被身上的那個男人弄得一震一震的時候,都難受到叫出來了......雖然裡面很大一部分不是因為我綁著他的雙手......

希望等一下拿刀的時候不要出錯才好。

最後主人的意識突然出現一片空白、快要暈過去的樣子,那個男人又往主人身體裡抽動幾下之後才退出來。

我也終於獲得自由,從主人的手腕上拆下來落在了一旁。看到那被勒紅的手腕我也真得心疼,好想衝上去拍扁三日月!

完事後主人通常都會累得睡著,這次也不意外,呼吸已經變得平穩睡著了。

但是之後那個三日月居然對我說話了!這比大俱利伽羅變白還讓人驚嚇!

"一直陪伴著他,辛苦你了。"

......

我靠他該不會能知道我在想什麼吧?!如果真的如此那我一直以來在想什麼他不就全都知到了?!

接著他把在剛剛情事中也弄髒的頭飾給摘了下來放在我旁邊,摟著主人入睡了......

從他的動作來看,我剛剛的猜測應該只是純屬虛構而已,讓我鬆了好大一口氣。真是的,都怪主上和鶴丸成天說著不著邊際的東西害我也被傳染了!

如今我也只能等他們其中一人醒來把我拿去洗了,我都快變成抹布了......看了一眼旁邊三日月的頭飾,就算被弄髒還是優雅地坐在那裏......

等等?!坐在那裏?!他居然能實體化!天啊我覺得我現在就要拿去洗一洗然後再看看是不是幻覺了!

不過想想好像也是如此,畢竟已經過千歲了,壽命遠比我不知要大上多少倍,能實體化也正常。

下一秒他卻對著我笑了?!我靠拿安定還有清光的圍巾發誓剛剛那絕對不是我眼花!

手不要伸過來!敢過來小心我拍飛你!聽到沒有!

"我很期待,你的樣子。"

他拿起我嘴巴都快碰到我時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就小心翼翼地把我摺好放好,變回一個頭飾打呼去了。

......我覺得好累、我什麼都不想說。

我還是當一個被被好了。


END
鶴丸學姥姥不要洗我的被被梗出自這裡是很好笑的條漫www
大俱利對不起別打我(合十
其實我在打的時候還曾經想過 披布X山姥切......太喪心病狂所以就拋到一邊了_(:з」∠)_
然後打到最後時又想到了 三日月的頭飾X山姥切的披布......請容我去面壁_(:з」∠)_

评论(15)
热度(85)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