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單色世界

※山姥切中心
※繁體字ooc私設有
上一篇05
填坑重要.....(cry

06

噠噠噠噠。

皮鞋不斷與地面接觸,發出聲響。

踩過水坑,濺濕褲管。

六人的腳步聲。

"哈啊、哈啊......"

不止停的喘息,其中夾了就算是重傷也要回去,回到他們的歸所的意志。

"找到了!他們在這裡!快追!"

敵方的呼喊、亂了的步伐。

幫同伴們墊後的白色身影眼看就要被追上,乾脆煞了腳步轉身面對前來的敵人,旋轉的作用力讓蓋在頭上的帽子滑落,露出了一頭的金髮,黑暗中指引的存在。

"隊長?!"

"嘖,你們快跑!回去!"

"可是──"

"叫你們快回去!想讓主上擔心嗎!"

五個身著同款制服的夥伴面面相覷,一瞬間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爆發出他們最快的速度。

錚!

少年抽出短刀為青年擋住死角揮來的刀劍。

"搞清楚大將擔心的到底是什麼!把你那自卑心給我收回去!"

挑開劍尖、矮身、跨步、刺入。

斬倒最後一個敵人,少年轉過身面對他們的隊長。

"隊長的職務是帶領好整個隊伍,前提是自己也包括在內。"

"......抱歉。"

本丸裡,少女走到渾身是傷包著繃帶的山姥切旁邊坐下。一眼望去是已經發起新芽的櫻樹,花期過院子變回綠意盎然的春景,小鳥在枝頭唱歌、鯉魚躍出水面、暖風吹徐,悠閒。

捧著鶯丸才煮好的茶水,小小地抿了一口,"在想什麼呢?"淡淡的神情,彷彿笑了又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或許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山姥切並沒有注意到自家主人與日常極為不同的風格,愣愣地盯著鮮綠的草地,好似昨夜裡的征戰從未發生過,依舊平靜。

"為什麼......不先走?"一個人喃喃自語,也不知道是不是算回答了少女提出的疑問。

從藥研那得知昨晚的情況,就知道這把容易鑽牛角尖的刀一定會陷入自我的唾棄,以及迷茫。沒有強求他做出回應、沒有再吐出平常讓他侷促的話語,就是靜靜地等待。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在這裡的不是那把靈劍,而是作為仿品的我。

為什麼?

"那就踏出步伐吧!"平穩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呆呆地把視線從草地移到少女上。鏡片底下是看得通透的一雙黑眸,似是將從宇宙洪荒開始不斷堆疊的智慧收納於其中,連發出的聲音也跟著空靈。

"尋找你在這裡的理由。"

見他不說話也沒介意,少女接著道:"以明天為目標吧,執著於過去沒有意義。"然後她站起來,變回平日閒散的模樣,"就這樣,好好加油哈!"站沒站相地離開了。好像剛剛超脫塵世的人從來不存在過一樣。

看向那離去的背影,纖細的肩膀霎時間背負了沉重的包袱般脆弱,或許她所承受的,比誰都還要深沉。

"尋找嗎......"

──幫助你是唯一能做到的事。

TBC
蘇了一下藥研wwww

评论
热度(4)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