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互(鶴山)

※下午偶然間才知道今天是鶴山日,所以拖拖拉拉的滾來慶祝一下
※繁體字這次覺得ooc多了試著練習日記形式,寫起來手生就....嗯(啥鬼
※中間有事耽擱晚發了......不過我相信沒關係的!(幹


四月二十三日

在主上的房間看到了名為月曆的東西,聽主上說是拿來數日子用的,雖然還是不太懂幹什麼用的,但看到四月二十八日這天時,突然有了靈感!

嘿嘿嘿,一定要給他個大驚喜!

主上看我突然對著月曆笑起來,滿臉的驚恐。哈哈!沒想到每日一嚇這麼快就完成了,很好很好。


四月二十四日

有好多東西要準備,我想想......他喜歡什麼東西啊?這真的難倒我了,平時都一直不說話,開口閉口都是仿造品和長船的山姥切,說真的我有點嫉妒那把長船的傢伙啊,要是他口中說得都是我......還是打住好了,畫面太美我不敢看。連我也被自己嚇到了,說明我的天份還真是高啊!哈哈哈!


既然不知道他喜歡什麼,那就去問小朋友們好了,畢竟小朋友們最初都是在他的帶領下出陣的。但是一問他們各個露出警戒的表情,幾個都快拔刀了!我有那麼嚇人嗎?我可是對自己的臉還滿有自信的!不論我再怎麼解釋還是無果。

啊......光是和小朋友們問問題就已經耗掉一天了,下次要找東西嚇嚇他們!


四月二十五日

從小朋友們那問不出來那就只能問大朋友了,去問問山伏和堀川吧!

在本丸裡走了一圈都沒發現山伏的身影,而且其他人也不知道!?不會又是跑去哪修行了?希望不要被警察一路跟回家才好,想一想之前那一次事件真的是嚇死我了,好歹我也是個爺爺,心臟很脆弱的啊!

沒看到山伏就算了居然連堀川也見不到人影!啊,這才想起堀川去遠征去了......然而我這樣大肆找人的舉動好像驚動了本丸裡的人,連他也難得的在我旁邊打轉了一會兒表示關心......當然是在視線的角落,要是能直接跟我說那多好!

不過真是越看越漂亮啊!好想從那精緻卻冷淡的臉上看到不一樣的神情。


四月二十六日

怎麼辦怎辦,只剩下兩天了!到現在還是什麼都沒有準備好!打從心底生出了急躁感怎麼消也消不掉,甚至影響到和敵人的對戰。幸好只有輕傷而已,回去請主上包扎包扎就好了......不知道他看見這副模樣會怎麼想呢?會嚇到嗎?

還是偷偷的別讓他看見這染血的模樣好了,有不好的預感。

回到本丸趁著大家都沒注意的時候偷偷溜進了房間,拿了備用的繃帶救急一下。為了不被注意到,刻意不把房內的燈點亮,動作也悄然無聲。正準備就這樣入睡時房門突然"啪!"的被拉開了!

"鶴丸。"他很鎮定的叫著我,說實在的,那一聲把我嚇得不輕,隨後而來帶著怒氣的聲音更是讓我直流冷汗。

完了完了,他站在我身後,而且很生氣!該不該裝睡?我陷入了兩難之中,如果回應的話怕他直接看到被崩帶綁著的傷口;如果裝死的話......這個好像比較恐怖......

就當我在思考的這段期間,我聽到他嘆了口氣!他嘆氣了?!不不不、這可不行,怎麼能讓他嘆氣呢!所以我決定立刻去面對。

"呀,我都睡了你怎麼才來?是太寂寞想我了嗎?如果是的話那可真是最大的驚喜啊!"我盡量把話題引向別的地方,但他還是處在那一動也不動,最後直接拉開我其中的一邊衣襟,還為完全止住的血透著紅色斑駁映在繃帶上。

啊......還是被發現了......結果他一言不發的把我領去給主上治療,又一直盯著我,如果是平時的話我很歡迎,可是別帶著怒氣盯我啊!

最後他也就陪著我回房,又"砰"的一聲把門拉上,腳步聲似乎是刻意放大些的離開了。

是有說過想看他不同的表情,但生氣並不算在內......

不過他好像也只有對我生氣?嘿嘿,還不錯。


四月二十七日

惹他生氣了......在躲我......

整天都見不到他......

還聽到今劍那小子說了:"今天的鶴丸看起來好像快禿頭的鶴喔!"

可惡,你小子記住,我以後絕對要嚇你!


四月二十八日

今天也沒看到他......雖然是被派去遠征了......至少東西是準備好了!

被燭台切媽媽說要好好吃飯別再魂不守舍,我的樣子嚇到他了。

嚇到了燭台切,但我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

鶴丸無獨自一人蹲在木廊上,原本雪白的的人現在都呈現灰暗暗的的氣場,而且把手裡的抹布當成飯糰吃得津津有味。

山姥切從遠征回來看到的就是這個場景,就連走到他後面都沒察覺。

無奈的搖搖頭,猶豫了一會兒,呼喚他的名子在他還沒回頭過來的時候從後頭抱了上去。

"切、切國?你不生氣了?"

"......嗯。"

一得到肯定的回答,馬上換了整個人似的,在月光的照耀下又淡淡的散發著銀光。

"不果我沒想到你會來抱我,我真的嚇到了!感覺真好!哈哈哈!"

意識到他們現在的姿勢,山姥切急忙的想放開手,不料鶴丸卻早已轉身把他攬在懷裡,掙不出去了。

"其實我有準備禮物給你喔!想不想要?想不想要?"

"為什麼要為一把仿刀準備不值得的禮物......"

本想拒絕的山姥切耐不過鶴丸的死纏爛打,終究是答應了。

接著映入眼簾的是一件用鶴羽織成的披布,比長年披在自己身上的更柔軟、更潔白、更溫暖。

"切國你知道嗎今天是我們的日子喔!之前在主上的房間裡看到了名為月曆的東西,今天是四月二十八號,唸起來很像我們對不對!"

"你是把仿刀又如何呢?你是山姥切國廣,我見過最好的刀!感謝國廣把你鍛造出來我才能遇見你、才能知道屬於我們的日子,我最漂亮的切國。"

說到最後已經又把人抱在懷中,整顆頭埋在山姥切的頸側磨蹭,像小孩子一樣抱著最喜歡的東西,完全看不出來是個已經千歲的爺爺了。

"怎麼樣?被嚇到了沒?一定有的!來來,讓我看看你的臉。"

說著不顧山姥切的掙扎,把兩人分開一些距離。他臉上是不斷加深的紅暈,以及聽到人稱讚自己卻難為情得想要擺出鎮定而顯得要笑不笑的神情。

"要笑就笑啊!憋著多不好,你笑一定很好看的!"

勸說仍無果,就在放棄的前一秒山姥切突然自己撞上他的胸膛讓他吃痛了一下,卻透過衣物聽到了悶悶的道謝聲。

"......謝謝。"

他莞爾一笑,嘴角展開溫柔的笑意,閉上雙眼環住他最愛的刀。

"以後每年都一起過。"

"......好。"

END
我...已經不知道我在打什麼了_(´ཀ`」 ∠)_

评论(1)
热度(40)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