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被被去哪兒了?(上)

※原諒我取名無能(腦又撞牆了
※繁體字ooc私設以及依舊是逗比吐槽
※這次換成了頭飾視角
姊妹篇:就是個被被建議先看完被被視角再來喔

最近發生了讓我覺得非常有趣的事情,比起除了平安時代之外的刀還長的一生中,能讓我提起興趣的事物可謂非常少見,大概兩隻手的手指加起來還嫌多。

提到這件事怎麼來的話還得說到我主人身上。說起來我還沒自我介紹過吧,我主人正是天下五劍之一被喻為最美三日月宗近。別看他平時老神在在一副什麼事情都知道的模樣,只不過是個連穿衣服都要別人幫忙的生活智障人士。

是的,沒有聽錯,沒有出言不遜,也沒有挾帶私人仇恨,我就是陳述個事實而已。

身為一把最美的劍,打從主人被鍛造出來的那刻起一直都是吃好喝好伺候好。在我還不能化成人形甚至是連靈識都還沒開啟的時候,府裡至少有安排下人來幫忙,可來到了這個本丸,事事都要自己動手做,沒有例外。於是老早就知道我能化成人行的主人就這樣讓我克難的當起了臨時保母。

說是臨時保母但也只是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幫主人整理整理儀容之類的小事,當然也包括了在他起床和就寢時幫他更衣等等。我想主人現在做得最上手的事之一就是為自己戴上我這個頭飾吧,畢竟我也不會自己飛到他的頭上去。

除了鮮少上戰場外,他本人對所有的事情幾乎都沒什麼執著,彷彿世上沒有一件能令他靜如止水的心撥出漣漪。

但來到了這個神奇的地方,我發現主人的精神波動有了起伏,雖然感受到的只有像蜻蜓輕點一水,使波紋在湖面泛起了一小層後便又消失,但對於千年來生活跟和尚沒兩樣的主人可謂是滔天巨浪。

“不需要你來管。”

哦?說曹操曹操到,主人在木廊上散步剛好遇到緊抓著自己披布的山姥切,看來又被燭台切給逼著交出去拿去洗,不過這次倒是保住了。

無視主人又對山姥切耍流氓的舉動,我真正關心的是他身上的那件披布。別看現在呈現灰灰髒髒的,一旦洗好也是非常漂亮的,畢竟是上等的材質做成的。

說了這麼多終於提到了讓我上心的事情──那件小披布,是的,我目測他的年紀應該比和泉守還要小,完全是個初生之犢的姿態顯現在我面前對著我的主人嚷嚷著。

能這麼寶貝自己的東西是很好,但我多多少少也希望山姥切偶爾能把他拿去洗。看,現在又在對著我主人發牢騷,一見到我主人就像是炸毛的小動物充滿著敵意,只可惜他們是聽不到物件形態的我們的聲音。

主人把山姥切拐到房間中做……據說是人類在表達深沉愛意時才會做的事,看著山姥切在主人身下發紅的身子以及明明難受卻還是把一切承受下來佈滿淚水、顯露出情慾的臉,不得不說主人大概唯一的優點就是審美觀比較好。

想起主人第一次見到山姥切時的心情,用人類的語言來說就是──春心蕩漾。那是主人的心第一次因為長相而悸動。

可憐的小披布,本來在兩人之間就害臊到不行又被主人拿來當成情事中增加情趣的道具,已經有點髒的表面多出了兩人的體液,留下了偏深色的痕跡,末了還被拿來擦拭自己主人身上的液體……看到這邊我覺得非常不妥,之前說他是生活智障,現在看來連衛生觀念都沒有。

最後主人居然做出了意料之外的事情,他對著小披布道謝了!照理來講除了我們到能自己現形外,沒有人可以知道我們的存在,然而他現在卻對著小披布說話……雖說不是沒人會對著東西說話,但這像是知道小披布也有意識而如同對話般的,讓我覺得有一點的不愉快呢。

明明我是第一個發現小披布也有靈識的,而且只有都是物品型態的我們能夠聽到互相的聲音,與他說話的第一個機會居然被主人搶走……呼呼……等到他們睡著之後,我可以說是用我最快的速度化成人形,將手隔著一小段距離覆在主人頭的上方,潛近主人的意識海尋找他方才的想法,若問我為何不當下就去感知,是因為主人已經知曉我的存在,能夠知道我的精神在他的腦海裡游動。

確認了主人真的只是很普通地對著小披布說話,我鬆了口氣,整個人放鬆下來,終於有時間整理思緒。

沒想到我竟然會這麼的不冷靜,激動到甚至化成人形、不考慮被其他人看到的後果......因為這塊小披布的原故。

放鬆下來後馬上感受到了有一股視線投過來,是不用特意去思考也能馬上得出的答案。突然,腦中出現了個好玩的念頭。

捧起那團髒得快變成抹布的小披布對他道:"我很期待,你的樣子。"之後用著比幫主人更衣時還小心謹慎的力道摺好小披布,輕輕地放在山姥切的旁邊。

快快長大吧,小朋友。

TBC
520快樂!!!!順便混個更(幹
還是被被視角好玩(##

评论(10)
热度(63)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