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單色世界(完)

※繁體字ooc私設有
※山姥切中心
除除草
完結
●上一篇:06


07


他名為山姥切國廣,堀川物的山姥切國廣。

有著在本丸裡對他極好的兄弟,山伏國廣以及堀川國廣。

縱使有個漫不經心的審神者,對他仍是加倍的關心。他也曾經問過她為何如此的原因,得到的答案也只是她懶懶的一句‘因為你是國廣的最高傑作啊,山姥切。’

明明是聽起來讓人覺得相當靠不住的語氣,連台詞都是之前自己向她自我介紹時說的,卻在回答他時認真地看著他的雙眼,毫不矯揉造作,真誠得令人懷疑是不是突然吃錯藥了。

就像是,理所當然。


他曲起一隻腳坐在屋簷上看著本丸以及附近地方的景色,任憑陽光灼灼的照在他身上。衣物以及披布都吸收了陽光的熱,變得暖暖的,有著太陽的味道。

感受著這股暖意,瞇著眼看向蔚藍天空中的一顆火球。自從他來到這個世界後,好像是第一次去觀察他所處的環境。

天空,偶爾幾朵白雲飄過,地上的小水灘像鏡子倒映著;遠處的市集許許多多的人們在走動,聽不到聲音也能想像是多麼的熱鬧;周遭的森林偶爾被風吹得颯颯作響,與零星或是成群結隊的鳥兒們哼著大自然的旋律。

看上去多麼的安逸。

只有他們知道這背後是用多少的出征換來的,在敵人還沒完全打敗之前,他們要一直持續下去。畢竟,如果歷史真的改變了,他們也有可能不復存在。


如果歷史改變,那作為仿品的我是不是也不在是仿品?

被自己腦海中突然冒出的念頭給嚇了一跳,他用力地甩甩頭像是如此就能把這恐怖的想法甩掉。

還是算了,如果不再是仿品,也有可能根本不會出現在這世上,也可能不再是國廣的最高傑作。

既然會被選到這裡,是不是可以代表,身為國廣最高傑作的他也是被認可的?

思及至此,雖然臉上仍舊是平時的面無表情,但眸裡似乎比以前多了些許的光彩。

被選到這裡的任務是保護歷史。

然而未來永遠都是個不定數。

不管未來如何,現在的我,不變。

我是......國廣的最高傑作,山姥切國廣。


戰場上,白色的身影不斷的穿梭在敵人之間。

"大將你看,隊長今天狀態特別好的樣子!"負責保護審神者的藥研看著前方說道。

"是啊!"看來他是找到了。

在敵陣中,臉上被劃了一口,血珠漫漫滲透出來最後連成一條紅線。衣服披布以及褲子上也都有著大小嚴重程度不一的開口。

縱使如此也遮也不了眼中堅定的光芒。

我是,國廣的最高傑作──山姥切國廣,參上!

我,就是我。

END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歌詞裡的最後一句「ボクは一つ」超級戳我,秒想到了姥姥(*ˊ艸ˋ*)
然後這就結束了,我就只是想寫最後一句而已(滾

评论
热度(4)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