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病末期

灣家人 語死早 有語言困難、社交障礙 可以叫我阿抹、抹布随意就好
腳踏多條船、身處數坑、專業鹹魚ing

晚安2 (燭姥)

※繁體字OOC注意
※架空、人工智能設定
※沒錯就是接上次沒頭沒尾的 晚安,這次依舊沒頭沒尾(#
而且好像跟晚安沒關係了
噢草長太長了除不完(躺




小木偶

牆上的攝影機望著自家主人進房並測到對方已入睡之後,鏡頭轉向桌上放著的那本繪本。

小木偶最終變成了真正的小男孩,誰不知道他所經歷的凶險,謊言、人口拐賣、自然環境的挑戰,途中只要走錯一步就會邁入萬劫不復的結果。

現實不是童話,每分每秒都有數十數百種不同的選擇、數千數萬種分歧的結果。就算走對了路,也有無數的不確定因素干擾。誰也無法保證最後到底會是什麼樣子。

而且這世上仙女也不存在,奇蹟什麼的更是不可能。在科技如此發達的現在,一切發生的事都由機率而定。

默默地伸出機械手臂,將繪本放回太鼓鐘貞宗的小包包。

『如果你也能像小木偶那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畫面定格在燭台切回頭看鏡頭的瞬間,臉上的神情、眼底的情緒過於複雜讓山姥切無法分析他心中所想。

奇蹟不可能出現,有也不可能在我。

你到底在期待什麼?



搬家

午後的休息時間,燭台切站在辦公室的玻璃窗前看著外面的風景。位於距離地面有七十三層之高的辦公室能俯瞰這座城市的全景,他還是覺得再低一點能夠觀察到人們細細生活的景色會好一些。

非常難得的,看到了遠處有人要搬到跟他同個社區,剛剛好在他家附近。

冷不防地想起了當初搬新家的時候的狀況,燭台切露出了好笑的臉。之後要去叮嚀一下才行,免得山姥切又把鄰居當成圖謀不軌想要違法入侵的宵小。

做為人工智能山姥切的確是無可挑剔的。打掃清潔、居家安全、飲食健康甚至對居住者的身心狀態調整樣樣俱全,簡直是個全能保母。

除了那聽起來莫名生硬的口氣,跟對他不喜歡用敬語外,唯一的缺點便是對於資料庫中沒有登錄的人都當成抱有惡意的人類。都說不下數十次了,但每回都像第一次聽到一樣,不改就是不改。

這在人工智能中是很大的一個缺陷,只是他無意去跟開發商回報。比起其它同樣事事精通卻冷冰冰的人工智能,這樣還更有人味一點。該說是那位已逝開發者的功勞嗎?

回頭看向桌上放著的手機,"山姥切你在嗎?"

"有何吩咐?"音落屏幕上顯出了金圓的圖樣,速度飛快聲音不大字數也極少,若不是知道他是人工智能,他都會以為一向待人不錯的自己什麼時候把人得罪得這麼大,連說話都不願意對著他。

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帶著好玩的口吻道,"今天家裡附近剛好有人搬來了,如果來按門鈴就對人家好點,不要再把危險的東西對著人知道嗎?"

"......"

"山姥切?"

"......知道了。"答完圖樣就立刻暗淡下去,也沒有標準程序中的再確認,彷彿不想再繼續剛才的話題。

散發著一股不情願的味道是怎麼回事,燭台切不禁失笑,好像在鬧彆扭一樣。他真的是人工智能嗎,這麼的生動,常常讓他覺得他是在和一個人共同生活著。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也越來越無法把山姥切當作一台機器、一款軟體,以及由數字堆砌而成的數據。

趁他走神的空檔,手機又傳出了一陣聲響,"你還有一大疊的文件待處理。"這是提醒他該工作了,要不然下午隔壁企劃部的鶴丸又會過來鬧,導致又要加班到很晚才能回家。

怎麼就不能好好的說呢,偏要拐彎抹角。燭台切走道辦公桌前坐下,將手機放進西裝口袋前看了眼前置鏡頭,眼神柔和道,"好好,我這就去工作,放心吧!"

"......恩。"放進口袋後才悶悶地響了一聲。

鋼筆拿在手上頓了頓,又繼續批改文件。嘴角開心地上揚,哼著不知名的小調。

我的人工智能怎麼這麼可愛。

END

歐哇哩了,就只是想寫出最後一句而已(爆
我總覺得之後要開始不科學狗血了(汗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
热度(8)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