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奇想的辣雞小片段


睜開雙眼,燭台切光忠看著眼前的風景,又感到一陣頭痛。


豐饒的土地上栽種了各式各樣的作物草木,清澈的河川沿著嫩綠的稻田邊緣蜿蜒而過,一間神社座落於遠處的山丘上,當風吹徐時彷彿還聽得到裝飾在房屋上的鈴發出的清脆聲響。

天氣很好、溫度適中、空氣也很新鮮,但就是覺得哪裡不太一樣。

突然一隻麻雀從眼前飛過,他被嚇了一跳,視線跟隨剛才那隻麻雀移到了身後的樹上。縱橫交錯的枝葉上停著另一隻麻雀,兩隻小鳥相依偎在一起的可愛畫面不禁讓人嘴角上揚。

這時他也注意到周圍有蟬鳴、溪流有小魚在玩耍、草叢中有蝴蝶在飛舞,每走一步就感覺腳下有大地的脈搏在跳動,陽光充斥整個空間,生氣不斷從各處角落散發出來。

啊......又是這個夢。

是的,他想起這裡是與他的精神圖景幾乎一模一樣的夢。他的精神圖景是死的,沒有徐風、沒有蟲鳴、沒有生命。就連自己的精神體也討厭待在那個空間。

更沒有每次將在夢醒時背對著他的白色身影。

那道身影總是在他快醒來時出現,有的時候站著,有的時候蹲下。唯一不變的都是背對著他。有幾次他想上前去看一看,只每當他出現的時候自己卻不能動了,像是被下了暗示,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幾次之後他也就學乖了,默默地等待那人的出現,然後默默地等待自己在現實世界中睜開雙眼。

今天那個人似乎還沒出現,離清醒還有段時間,他索性在夢裡到處走走。正當他準備摘一顆田裡的番茄來嘗嘗味道的時候,伸出到半空中的手突然就定住了。熟悉的感覺襲來,那個人又要來了吧,他想。

但這次只停頓了幾秒鐘的時間,他又再度能活動了。他將手收回揉了柔,對於這次的情況感到困惑,四處環視一遍也沒看到任何人影。往前踏出一步才覺得腳下的觸感有些奇怪,有點軟軟滑滑的,不像是鄉間小路的石頭地。

往下一看原來是一匹白布,他彎腰一手將白布從地上勾起,發現除了自己的腳印外還有許許多多的髒點汙漬,散發著泥土的味道,感覺已經很久沒清洗了。

莫名的熟悉感。

又凝視了幾秒才猛然想起這匹白布是每次夢醒前來的那個人身上披著的東西。

怎麼會掉在這裡?

確認四周真的沒有任何人影之後,疑惑更深了。然而還沒待他開始思考,沒有任何預兆地,眼前就陷入一片黑暗。

要醒了。



TBC?不存在的(。
最喜歡的就是哨嚮,然而寫不出來(GG

评论
热度(4)

© 五月病末期 | Powered by LOFTER